五朵山:小小民宿实现三方共赢 庄稼汉变新农民

发布时间:2021-05-17 17:05:25  |  来源:河南日报  |  作者:孟向东 刁良梓  |  责任编辑:古剑

2021年的五一小长假,刚刚兴建起的五朵山的民宿成了“一屋难求”,上千元一晚的迷你小屋节前就被疯抢一空,而更多的游客则只能“望屋兴叹”。

“电话都不敢接,都是冲着民宿来的!可眼下能住的也只有这52套啊!”王亚洲嘴上说愁但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王亚洲是南阳市五朵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喜上眉梢可不是王亚洲一个人,这里的合作社、土地流转的村民都是受益者。

他们共同分享着收获的喜悦,品读着民宿的妩媚和妖娆,见证着民宿经济助推“乡村振兴”历史进程。

新时代,新景致,五朵山要打民宿牌

记者赶到五朵山第一批对外开放的民宿打卡地蓼花汀,就一下子被这里的景象吸引。

不同类型,不同颜色,内部设施雅致的民宿小屋,坐落在九龙湖河畔风景最佳处。

进得屋内,看到宽敞舒适的大床,大白天都有躺下小憩的欲望。凭窗远眺,是满山葱茏和峰尖云朵,而近观则是碧波荡漾,鱼翔浅底。坐在门口,还可挥杆垂钓,体验一把姜太公的潇洒与浪漫。

“五朵山民宿好有个性。优美的风景,高雅的设施,一样都不输星级宾馆。”一位远道而来的房客说,他们愿意花上1000多元住民宿,图的就是清净与舒适。

王亚洲说他的民宿振兴战略一开始并没有被当地干群接受。一开始,他决定让南阳市五朵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独资开发,目的是先试试水,亮亮相,测试一下当地百姓和游客对民宿的反应,也让市场给自己打个分。

十余处景色各异的民宿顿时成了五朵山靓丽的风景线。还没有完全装修就绪就被预订一空。十里八乡的村民赶来看稀奇:“房子还能这样建?”

有了市场,有了人气,就有了信心。王亚洲于是找九龙湖所在的高峰庵村村干部商量,鼓励村集体和村民合作开发。

王亚洲说,发展民宿,企业不能唱独角戏,也不能忘了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如果大家都参与了,把资源整合了,不仅能让企业节省开支,减少固定资产投资,还能让村集体和农民受益。

当村民们听说,让大家的土地和房屋入股,让村民以信誉贷款入股后,又担心了。他们怕经营失败后丧失土地,更怕让偿还债务而倾家荡产。

如何让村干部和村民不再担惊害怕呢?王亚洲又详细的讲述了他的“公司+支部+合作社+农户”模式,把合作社引入民宿经济发展项目中,形成一个三位一体的组织体系。

村党支部牵头成立村集体合作社与公司签订文旅产业发展合作协议,把本村可利用的闲置资源和农民个人闲置资源的使用权通过评估作价,以资本的形式入股合作社;用合同方式约定项目建设期租金或项目建成运营后的分红比例,对公司经营实施有效的服务和监督。

引导成立农民合作社与公司签订文旅产业发展合作协议,公司协调农商银行为有信用的农民增信、授信、并提供信贷担保,农民将贷款作为股金投入合作社,合作社将资金投入到文旅产业项目建设获取使用费和经营分红;让农民实现“借鸡生蛋”、“无中生有”。

公司运营团队与合作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负责项目策划、建设、运营管理,约定与合作社的收益分配。

南召县副县长田红梅对此很有信心,她说,合作社、龙头企业和参与的农民,即是“三位一体”,又形成了“产权”、“管理权”、“经营权”三权分立,构成了稳固的“铁三角”关系,为民宿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

对于这个模式,王亚洲称之为“三变三增”,解决了农村长期形成的“三闲两留”。

王亚洲解释说,村集体整合的闲置资源通过资金投入、项目建设变成有价资产,该资产归集体所有,实现资源变资产;合作社用公司担保整合的资金投入项目建设获得经营分红,实现了资金变股金;农民把闲置房屋、土地入股集体合作社,以信用贷款入股农民合作社获得二次分红,实现农民变股民。通过项目运营实现村集体资产增值、村集体经济增收、农民增收。而农村长期存在的闲置土地、闲置房屋、闲置劳力得到有效利用,随着民宿经济的发展壮大,会吸引大批外出务工农民返乡在家务工,从而很好地解决农村留守老人、留守儿童无人照顾问题。

王亚洲承诺:如果项目运营真出现了大家担心的经营失败,公司会按照担保承诺,依法履行担保责任。切实保证农民流转的土地只出租不买卖,产权永远归于农民,让流转土地的农民没有后顾之忧!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五朵山景区以往确实为当地带来不少变化,也给当地村民提供过不少创收机会,但景区弄啥事总觉得跟俺个人没多大关系,眼下景区发展民宿把俺当成了宝贝,建好的项目资产是俺村民的,变成景区给俺干活了,像是做梦,心里怪得劲,也打心眼里感谢景区的奉献与担当。

田红梅说,南召县委、县政府对于这种发展模式予以肯定,南召县农商行还特意开发出了“民宿贷”,全力支持五朵山民宿发展。尤其是合作社的再次发挥作用,实现了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有效对接。

新农村,新产业,庄稼汉变成新农民

蓼花汀的民宿在五朵山景区已经是先行一步,先受益。

蓼花汀民宿聚集地属于高峰庵村,19户农民将自己闲置的3亩土地通过流转出租建成了蓼花汀停车场,仅此一项,19户农民获得回报9万元。

土地流转是村民们获得民宿经济的第一笔受益。

第二笔受益是入股收益。按照合作社的规定,入社农户可通过景区增信和担保在南召农商行贷款用于民宿建设。贷款农民将款项作为股份全部投入到合作社,实现了农民变股民的身份转变。合作社则通过契约方式,保证每个贷款农户扣除利息支出以外获得不低于3000元的保底分红。

第三份受益是民宿经营分红。在民宿经营过程中,村集体合作社从公司经营收入利润中获得30%分红。正常形势下,村集体合作社还会根据民宿受益给入社农民进行二次分红。

2021年春,高峰庵村集体合作社及朱广明等5户入社农民就获得了2.15万元的民宿经营分红。

“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朱广明说。

据景区所在南召县四棵树乡党委书记毛明阳讲,让村集体和农民吃了定心丸,就是最大的动力。眼见为实,又尝到了甜头,五朵山的村民们开始由观望转变成了自觉行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和参与开发。五朵村、大柳树村的村干部和村民主动找到王亚洲要求发展民宿项目。

记者采访五朵村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残阳将五朵山主峰映衬成美丽的剪影。剪影之下是10座船型民宿。记者看到,崭新时尚家具,雅致的设计,宽敞而又柔软大床,撩拨得记者当晚就想住一宿体验一把。

五朵村村干部崔万恒说,我们的民宿刚刚建好,没有赶上“五一”黄金周,有点小遗憾,但到了六月份都可开门迎宾。

大柳树村位置有点偏僻,但风景最美。高山,小溪,梯田,形成了最佳的民宿打卡地。副支书门广说,他们已经选在徐老庄的地方发展民宿,目前土地已经流转,只等设计、施工了。

门广说,五朵山民宿火起来之后,村民们都积极的行动起来,挖茵陈,收集野蘑菇,种植黄精,有技术的农民干脆干起了餐饮,大家都想赶上民宿这趟车。

目前,五朵山景区涉及的8个行政村都已经行动起来。已经流转民宿用地300多亩。有116户农民争取到了20万元的“民宿贷”,共获得贷款2320万元。第一批200座民宿已经建成62座,第二批300座民宿已经列入规划,南阳五朵山旅游度假区民宿集群布局已经形成。

王亚洲说,村民们闲置的土地、房屋都是民宿的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手中的技术,种植药材的经验和手中的柴鸡蛋、野蘑菇农特产品。无论是搞民宿还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村民便是主体,也是五朵山永远的主人。因此,发展民宿经济,搞乡村振兴带动的就是村民,动员他们积极参与,让他们变成集房东、股东、产业工人于一体新型农民,让他们真正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享受到乡村振兴的政策红利,而这才是我们办民宿的真正初衷和真实目的。(孟向东 刁良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