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世界:实拍俄罗斯街头 慢生活哲学
时间: 2012-07-07责任编辑: 路迦 环球网


 

在俄罗斯记者走访了几个城市,在街上经常看到看到来往的男女,手里拿着酒瓶,广场、公园、车站、排椅旁更是每个人的必备。在俄罗斯记者经历了多次酒鬼上来要烟抽,这再平常不过了,就算他们瓶里的没了,也一样会让街上喝酒的伙伴给自己来点。如果身上钱不多的酒鬼,会再找一两个人大家一起买酒喝,一瓶酒倒三杯,所以一般三个人喝酒正合适。俄罗斯的水很贵,一升水要比一升汽油的价格高。所以与其喝水,不如享受美酒。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俄罗斯人原本并不容易醉酒,但是被蒙古人统治了约240年之后,由于通婚等原因,许多俄罗斯人身上留下了蒙古人的基因,因而体内酒精的新陈代谢方式就与蒙古人一样,比其他欧洲人慢了许多,所以很容易醉酒。

俄罗斯气候严寒,所以人们被迫喝酒取暖;而且由于苏联解体后一度发生政治经济危机,不少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不得不通过大量饮酒来麻痹神经;加上当地盛产伏特加烈酒,因而有蒙古基因的俄罗斯人喝得多、醉得快,结果给人们造成了“俄罗斯出酒鬼”的印象。

不过,俄罗斯人酒精的消耗量的确是世界上最高的,一个俄罗斯人一年喝掉的酒中起码含有15升纯酒精,而每7个俄罗斯人里就有一个“酒鬼”。过量饮酒曾一度造成该国的健康危机,20世纪80年代,前苏联人的平均寿命仅为59岁。

醒酒站,是俄罗斯的一大特色机构,警察将冰天雪地里喝得烂醉的酒鬼送往这里清醒以免他们冻死街头。据俄罗斯卫生部估计俄罗斯全境约有200多万名酒鬼,醒酒站最多时曾达1,200多个。每年因酒精中毒死亡的俄罗斯人达4万之多。酗酒成了俄罗斯国民的第一大杀手。

全俄罗斯的醒酒站每年收留数十万人次醉酒者,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尽管如此众多醒酒站仍普遍面临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的窘境。

醒酒站在俄罗斯的历史可追溯到1931年,当时列宁格勒开设了第一个醒酒站。苏联解体后醒酒站数量急剧减少,自高峰期的1,200家下降到不足600家。

警察将醉鬼带到醒酒站后往往询问姓名住址,并拍下照片留档。随后警察会脱掉醉鬼的衣服和鞋子,关进一间集体醒酒室内睡觉。

在醒酒站内睡觉、洗澡和其他各种服务都有相应的收费标准,价格各地相差悬殊,但都不足以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

如果俄罗斯比喻为一个家庭的话,拥有世界第一的国土,自然资源总储量占世界第一。拥有不满1.5亿的人口。阳光,空气,水分,都眷顾到了这片肥沃的土地,自然生长出茂密的植被,生物链的基础已经存在,跟随的一切生灵也就自然丰富起来。由此看来幸运的生活在这个家庭里的人必定是地地道道的“富二代”。

记者体会到,与俄罗斯人约会无论约几点,对方必定至少迟到一个小时,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挥霍,生来就是享受的,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就算你提醒了,也丝毫无用,明天约会继续如此,亦永远如此,这已经成为他们的定式。正因为他们的散漫、随性,喜欢阳光、美酒、湖水,所以俄罗斯盛产艺术家。文学、绘画、音乐、芭蕾有感而发的创造才属于俄罗斯;所以,严谨的数理化、金融学,哲学仿佛不适合他们,因为俄罗斯人本身就是一部“哲学”。

 

(记者 沈振)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中国网旅游

更多>> 地理中国

更多>>环游世界